当前位置:鼓楼区 > 综治平安
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丨一点二万“小网格”书写治理大文章
    本月2日,新一期全省网格员培训班在南京网格学院开班,113名来自全省各县(市、区)的网格长、网格员及网格化治理领域负责人参加了为期5天的培训,学习专业的网格化治理方法,并带回南京网格化治理的好做法、好经验。 “网格化”概念并非在南京发端,但南京规范化的人才培养流程,全域化、体系化、标准化、可复制的网格化治理模式,不仅为提升城市精细治理水平、保障市民美好生活奠定了坚实基础,更为“中国之治”开辟新境界探索了新路径。 

网格划分不科学,怎样统一标准?网格员职责划分不明确,如何协调?平台信息不共享,如何避免数据重复上报……这些在网格化社会治理推行过程中困扰网格长、网格员的现实问题,都能在南京网格学院得到解答。全省网格员培训班参训学员、射阳县综治中心负责人闻钱说:“这次培训针对性强、老师讲解专业,主办方还安排了实境教学和交流讨论,让我们对网格化社会治理的认识更深、更透。我一定会把南京网格化社会治理的好经验、好做法带回去。” 南京网格学院2018年5月14日在晓庄学院挂牌成立,是全国首家网格员教育培训和网格化社会治理研究机构。学院以增强网格员素质能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为目标,开展教学培训、科学研究和政策咨询。为了提升专业性,学院广泛聘请社会治理领域专家学者和实务部门专业人才,开设了理论型、应用型、拓展型三大领域、40个课程科目。 统计显示,自成立以来,南京网格学院已累计培训各类学员7600多人,其中今年培训5094人。山东省东营市、海南省三亚市等地的外省网格员也慕名而至,在学院里接受了专业培训。全国首家专业网格学院能够在南京“孕育”,离不开南京丰富的科教资源,更离不开南京在网格化治理领域长达10年的孜孜探索和创新实践。记者获悉,为了解决基层治理人手紧张、信息采集不及时、传输准确性差等现实问题,我市在10多年前就开始探索网格化社会治理,其间诞生了浦口大联勤、江宁全要素网格、栖霞网格化城市党建等探索样板和先进典型。 网格化治理是一种新型、现代、科学的社会治理模式,其基本做法是在城市“市—区—街道(镇)—社区(村)”的管理层次与组织架构基础上,根据区划统一完整、人口规模适度、资源配置有效、功能相对齐全、服务管理方便的原则,将城乡社区、行政村及其他特定空间划分为若干网格。2017年,我市成为全省首批网格化社会治理试点城市,按照“一张网”“五个统一”的总体要求,在社区(村)统一划分设置社会治理网格。“一张网”即构建全省基层社会治理“一张网”,“五个统一”包括网格统一规划、人员统一配备、信息统一采集、资源统一整合、服务统一标准。一系列创新实践,为孕育全国首家网格学院提供了肥沃土壤。 

小小一方网格和遍布全市的网格员,宛如一座座牢固而通畅的桥梁,一头连着党委政府,一头系着居民百姓。上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江宁区汤山街道高庄社区,体验一名网格员的日常工作。上午7点55分,004号网格员吴轶到达社区,快速拟好当天的巡查计划并准备好走访记录本后,开启了“一天双巡”的上半段走访。吴轶负责的网格包括高庄自然村和上峰集镇,网格内户籍人口867人、流动人口2104人。电动车骑行10分钟,吴轶来到上峰集镇鹤龄路逐一巡查小吃店。在经惠排档,两个落了一层灰尘的灭火器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两个灭火器都过了有效期,得赶紧换新的。”他提醒经营户。 巡查完小吃店,吴轶又赶往高庄自然村。高庄村最近开展人居环境整治,两户居民因为建房问题闹起了矛盾。到了现场,吴轶弄清了事情原委:庞大哥家翻建两层新房,邻居认为影响了自家采光,于是双方闹起了别扭。“村里开展人居环境整治,就是为了大家都能有更好的生活环境。这里马上还要修一条循环水泥路,方便大家进出,你们看多好。”面对两家人,吴轶先当宣传员,再当和事佬,“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你们两家又都姓庞,一笔能写出两个庞字吗?” 原本矛盾就不深的两家人,在吴轶劝说下握手言和。像吴轶这样的网格员,南京共有3万多名。在市委政法委牵头下,我市按每个网格300户或1500人左右标准划分了12583个网格,其中综合网格10045个、专属网格2538个,共配备网格员30188名,其中专职网格员10411名,兼职网格员19777名。网格划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3万多名专兼职网格员采集信息、服务群众,编织起社会治理“一张网”。在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曹谦荣看来,网格化社会治理以网格为综合服务管理单元,网格融合了信息采集、资源配置、事务处置与公共服务等功能,有力推动基层治理更精细、更高效,“网格化社会治理是一次基层社会治理机制上的创新,贯彻了习近平总书记‘社会治理重点在城乡社区,关键在体制创新’的社会治理思想。” 和传统基层治理方式相比,网格化社会治理将社区细分为一个个更小的网格,管理空间范围更小、更精准。此外,信息化、智能化手段改变了原来单纯依靠手工记录、文件上报信息等形式,让人口信息、需求信息等及时上传下达,大大提高了信息采集的准确性和传输效率。例如,浦口区将大联勤机制与网格化结合起来,有效整合“块”上执法力量,实现了区、街道、区级职能部门之间的联勤联动,促进了社会治理问题早发现、早介入、早处置;江宁区以全要素网格化为基础,探索网格与党建、社区警务、交通管理、综合行政执法融合发展,有力提升了基层治理能力和服务水平。 

12月3日一大早,栖霞区仙林街道“万家欢”志愿者总队队长、网格志愿者喻小萍已经起床。她在小区内巡查了一遍后,出门直奔网格内9个在建工地。 新地酒店的施工工地上,她发现电焊工施工时冒出的火花“不正常”,遂打电话给施工单位负责人,要求他们立即解决。10分钟后,工人赶到现场,更换了老化的电线,一个安全隐患就这样排除了。到当天下午5点,喻小萍的微信运动步数已经达到了2万步,到晚上12点,她的运动步数已经接近3万步。 网格志愿者通过夜巡发现隐患并第一时间消除,是我市创新网格化社会治理、提升基层治理能力的缩影。 2018年5月14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在全市网格化社会治理工作推进会上提出“做强基层党建、做优民生服务、做牢稳定根基、做精城市管理”的目标任务。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南京全面推行“网格+网络”“网格化+信息化”模式,历经2年打造了全市统一的“社区治理一体化信息平台”,形成“信息采集、网格巡查、重点监管”等78个业务模块,满足网格、社区(村)、街道(镇)、区、市五级应用。目前,上述平台已实现与综治、公安、司法、房产、民政、应急、残联等14个部门数据的推送与分发,构建了信息上报、快速响应、联动处置、实时研判的闭环机制,有力确保群众诉求及时处置、高效办结。统计显示,今年1—11月,全市网格化社会治理信息平台共收集问题事项358.3万条,已解决345.7万条,解决率96.4%;累计为群众服务42.3万件次,网格员采集各类社会治理基础信息578万条,核实919.9万条。 

“小网格,书写基层创新治理大文章。”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徐锦辉说,网格化社会治理将以往被动式应付的基层管理模式调整为主动搜集线索、及时反馈信息、及时介入处置,有效促使力量下沉、责任明确、资源整合、运转高效,实现社会服务零距离、社会治理全覆盖、居民诉求全响应;同时,它还能较好地满足高风险、高流动率、高开放度的城市社会需要,更加精准地掌握人口信息和其他城市管理要素,最大限度地消除社会稳定的“盲点”和“死角”。 

网格化社会治理模式有力提升公众安全感。数据显示,2016年我市公众安全感测评数据为93.98%,2017年全域试点网格化社会治理后,2017、2018我市公众安全感稳步攀升至96.18%、97.77%。